敬拜讚美 — 音樂事奉

最近在網站上讀到幾篇討論現代的敬拜讚美的文章,例如: (1) iMonk Classic: Worship, CCM and the Worship Music Revolution (part one); (2) Why Praise and Worship Music is Praise, But Not Worship。讀後感受很多。敬拜讚美本來就是一個難題,有些教會因不同的意見而導至分裂。以下是我一些看法,也需要大家的寬容。

現代的敬拜讚美 (P&W) 深受靈恩復興運動 (Charismatic Renewal Movement) 及教會增長運動 (Church Growth Movement) 的影響。因而與世俗的,當地的文化妥協。現代文化中存在的極端個人主義,急功近利,娛樂導向,重情緒而缺乏理性 (Ref. 1),都隱隱約約的可以看到在 P&W 當中存在。

現代的敬拜讚美 (P&W) 特別提供机會、讓會眾參與讚美、我們應該為此喝采。但也有些人覺得不宜、因為其敬拜音樂的內容貧乏、旋律、和聲、歌詞、譜曲技巧、表演技術都不佳。筆者在此提醒、藉著複雜的音欒、也可以表達情感。許多傳統教會認為、訓練及讓青年、兒童和成人參與獨唱、小型重唱、詩班及樂團、是讓有音樂恩賜的信徒、帶領敬拜的机會、也是奉獻給神最美好的祭。(希伯來書13:15 -16) [轉譯自 D. Hustad (Jubilate II:Church Music in Worship and Renewal)].

台灣嘉義過溝教會的楊老師,特別從台北請音樂老師到鄉下來教兒童彈鋼琴(免費)、教國中生吹喇叭、舉辦音樂會、成立婦女合唱團、聘請指揮教導音樂。為的就是提昇鄉村的音樂水準。她這种苦心也感動了我們在美國的台灣僑胞、願意定期回台灣助她–臂之カ。

我以前教會的牧師特別強調、他注重誠心甚于技巧。對有音樂恩賜的敬拜主領特別反感、說他們驕傲。這無形中降低了教會敬拜主領的素質 (六位敬拜主領、音樂素養參差不齊)。對像我這樣的樂器伴奏者、也加添了不少麻煩。我想這是人的弱點、大家想出頭、想表現、卻不肯衡量自己的能カ。為什麼不能謙卑的去欣賞別人一段美好的崇拜演出? 這不也是–种順服? 順服也是一种崇拜、是不是?

讚同現代敬拜讚美 (P&W) 的人常批評說傳統詩班是在做秀 (performance show)。然而 P&W 常給人的感受是、台上主領的人熱乎乎、台下的人唱或不唱其實不關重要、因為擴音機的音量遠遠大過會眾的。看來這和 Rock & Roll 差別不多、其實是台上在表演、尤其是不斷的推出新歌、會眾接不上。台上如果有心帶敬拜、也給人感受到是極力的想挑旺氣氛、而不是讓聖靈做工、讓會眾自然的從內心感動。

讚同現代敬拜讚美 (P&W) 的人也常批評說傳統的詩歌太呆板,缺乏情感。他們另外創出一套敬拜神學、引用舊約中,會幕的敬拜方式。也常引用詩篇100篇第4節 “當稱謝進入祂的門、當讚美進入祂的院”。所以只唱短歌。至于其他敘述屬靈經歷的福音詩歌,感恩的讚美詩歌,教導真理的詩歌,認罪,懇求或順服的詩歌,一概不唱; 只有讚美! 而且對讚美的認識又那麼的膚淺。人的生活層面很廣泛、經歷各不相同。當人失去親人而憂傷時,當人被罪折磨而頹喪時,當人面臨苦難而失志時,他們需要的可能不是一味的讚美稱頌的詩歌,而是安慰,認罪,懇求或順服的詩歌。

很多現代敬拜讚美 (P&W) 的短歌適合用在個人靈修或禱告。因此充滿了第一人稱的”我”在歌辭裹。大量的使用在會眾敬拜中,似乎不太恰當。現代文化中的極端個人主義是我們基督徒應該去提醒矯正,而不該去鼓勵的。我們常忘記會眾的敬拜是集体的 (corporate worship) 而不是個人的。聖經上說我們不可停止聚會,所以我們要主日上教會去敬拜神。

現代敬拜讚美 (P&W) 事實上是丟棄傳統,只要是新的就好,而是愈新愈好。舉例說,幾年前盛行的 “As the Deer” 現在己經是老歌了。也因此,現代的 hip-hop 也可以用來敬拜讚美了。有人(十字架、迦南歌聲) 比喻傳統的詩歌是把人提昇 (transcend),現代的敬拜讚美是把神請下來我們當中。其實敬拜的重點是神呼召我們,然後我們回應神,而不是反過來。It is not we who summon God in worship, but God who summons us. (Ref. 2 page 134). 另外 Os Guinness 感慨的說 How have we Christians become so irrelevant when we have tried so hard to be relevant? 我試著譯成中文 : 為什麼我們基督徒費那麼多力氣來追求時尚,配合時代;但反而變成與真實脫節,失之千里。

現代的敬拜詩歌(迦南歌聲),加上傳統的聖樂(韓德爾的彌賽亞),傳統的詩歌(十字架),這是多麼真實的敬拜。請看下面這段影片:

在基督徒受迫害的中國,我們看到那種敬拜的真實。這該使我們在宗教自由的台灣或美國,深深的反省,我們的敬拜真實嗎?

最後我想提出一點: 訓練一位有素質的音樂家要花費數倍于訓練一位傳道或是教會同工。我們要善待他們、不要糟踏他們。這是我這十幾年中在教會、以及在教會音樂服事的回顧。也許有點憤世疾俗、但這是出自肺腑之言。

參考書目:

  1. “Holy Subversion” by Trevin Wax, Crossway Books, 2010
  2. “discerning the spirits – A Guide to Thinking about Christian Worship Today” by Cornelius Plantinga Jr. & Sue A. Rozeboom, Eerdmans Publishing, 2003
  3. “The New Worship – Straight Talk on Music and the Church” by Barry Liesch, Baker Books, 2001
  4. “The Worship Maze” by Paul Basden, Intervarsity Press, 1999
  5. “崇拜 – 認古識今” 韋柏著, 宣道出版社, 2000
  6. “當代聖樂與崇拜” 何士德著、謝林芳蘭譯、校園書房、1998, 2000
  7. “Prophetic Untimeliness” by Os Guinness, Baker Books, 2003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